燕赵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燕赵网
燕赵网 燕赵网 今日聚焦 查看内容

新技术有望暂停死亡过程实现复苏

2013-10-31 07:07
发布者: 李勇
查看: 863| 评论: 0|来自: 新浪科技

摘要: 生与死的界限可能没有我们曾经想象的那么分明。现在,医学专家称,生命复苏领域的科学发展已经可以使人在心脏停止跳动数小时之后“复活”过来――即使他们已经被宣布死亡。 ...

新技术是否能为重症患者带来新的曙光?


 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28日消息 生与死的界限可能没有我们曾经想象的那么分明。现在,医学专家称,生命复苏领域的科学发展已经可以使人在心脏停止跳动数小时之后“复活”过来――即使他们已经被宣布死亡。“从历史上,当一个人的心脏停止跳动,呼吸停止,无论再从什么角度考虑,他们就是死了,”纽约州立大学危重病急救医学助理教授萨姆・帕尼亚(Sam Parnia)说,“你对此无能为力。”

  然而,在揭示细胞层次上的死亡机制谜题时,科学家已经知道死亡并不是发生在某一时刻,而是一个过程。事实上,细胞是在一个人死亡――依照我们目前对死亡的定义――之后才开始其死亡过程的。帕尼亚说,这一过程“能持续数小时时间,而我们具有扭转它的潜在能力。”

  死亡的过程

  科学家曾经认为,在心脏停止向身体供血数分钟之后,由于脑细胞无法得到氧气和其他营养物质的供应,会出现永久的脑损伤。现在,新的研究表明这一观点已经过时。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的神经学教授斯蒂芬・梅耶(Stephan Mayer)说,当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,死亡过程才刚刚开始。

  由于缺氧造成的脑损伤具有阶段性。在数秒钟之内,大脑活动会受到影响,但几分钟之后,缺乏糖类供应的细胞就会开始程序性细胞死亡的步骤。宾夕法尼亚大学急诊医学教授兰斯・贝克尔(Lance Becker)博士说:“当一个人缺氧的时候,一套完整的信号就会开始告诉细胞:是时候进入死亡了。因此,我们有机会对这一套程序做些许修正,也就是‘给它上个刹车’。”

  一些有关如何暂停死亡过程的研究来自“复活”的病例报告。这些病人在大脑和心脏停止活动数小时之后又活了过来,而且完全没有或只有很微小的脑损伤。专家称,这些病例成功的关键,除了良好的重症监护之外,还有降低体温(hypothermia)。体温降低的过程中,人体的核心体温会比正常体温(约为37摄氏度)下降几度。

  人能保持多长时间没有脉搏?

  已有研究发现,降低体温可以减少人体对氧气的需求,终止已经被激发的细胞死亡程序,从而保护大脑。不过,这也是有限制的。医学专家称,尽管体温冷却技术已经使许多心脏骤停病人获得了更好的治疗效果,但有时候损伤太过严重,就没有机会再“复活”了。而且,科学家已经了解到,成功的康复要依赖于患者在心脏重新跳动之后得到的治疗,以及身体如何在体温降低之后重新升温。

  兰斯・贝克尔教授说:“我们正在研究的问题有悖常理,因为我们以前所了解的是,如果一个人的氧含量过低,我们就应该给他们氧气;如果他们的血压降低,我们就应该想办法使其血压上升。”然而在现实中,如果病人在一开始的治疗中有了反应,而且他的心脏重新开始跳动,那么突然的血流冲击和过多的氧气流入大脑,就可能使神经损伤变得更加糟糕。与之相反,调节流向大脑的氧含量可能才是“复活”的关键。

  最先进的复苏技术

  在心脏骤停之后采取降低体温的治疗方法已经存在了数十年,但科学家依然不能确定这种方法是否真的对患者有益。近年来,研究证据显示降低体温可以提高患者的存活率和康复率,而专业学术团体如美国心脏协会建议,在病人的血液循环恢复之后可以考虑采取降低体温的治疗。毕竟,不是所有的医院都会将降低体温作为重症监护程序的一部分。

  萨姆・帕尼亚说:“让人悲伤的一点是,有这方面的知识,系统也是可用的,但并没有得到执行。”他接着说,在美国所有可能因为冷却疗法受益的人当中,只有不到10%的人获得了治疗。

  帕尼亚认为,在理想的条件下,为了保证适当的氧气和血液供应大脑,人体复苏过程将使用机器而非人力进行胸部按压。在心脏重新跳动之后,冷却和降低氧含量可以防止脑损伤的出现,增加病人复苏的成功率。

  新死亡概念下的新伦理问题

  在医学实践中传统的明智做法是:不要对遭受严重脑损伤的病人进行复苏,否则病人会一直处于无休止的昏迷状态中。在病人心脏骤停几小时后试图使其苏醒过来,也可能会导致较高的脑损伤风险,这也为那些支持更加全面复苏程序的人提出了新的伦理问题。

  不过,斯蒂芬・梅耶指出,我们对脑损伤及死亡的认识是不完整的,而且,对于损伤的程度以及损伤是否能扭转,我们都知之不详。“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是,这些关于脑损伤不可逆的观点是错误的,”梅耶说,“如果你过早地做出这些结论,而没有经过充分验证,那你很可能就会使一些人的生存机会‘报销’了。”

  兰斯・贝克尔说,尽管人工延长寿命并不一定适合每一个病例,但医生们如果想要使病人苏醒过来,应当采用所有可用的方法。他说:“如果我们可以做任何事情,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在拯救病人的时候还要有所保留。所以问题是,为什么要救人救一半呢?”(任天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
回顶部 _attachEvent(window, 'scroll', function(){showTopLink();});checkBlind();